KNTB

秀满家是花田呀🌸

Glimmers of Innocence Ch.5

探案AU OOC属于我


无尽感谢各位的红心与蓝拇指~~

欢迎善意的留言噢~~比心~~


上一章


5. 


“从明天起你就不用来照顾我了。” 窗前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平静而缓慢地陈述道。


金钟仁感到不可思议,但考虑到对方之前一直使用伪装的身份,今天却突然坦白并唤自己前来,大概原来便是本着告别之意的。


“Kai.”  她转过身,向男孩露出了爱怜的神情,“你是一个好孩子。” 接着,她朝门边使了个眼色,旁边的护士们立刻收拾东西离开了房间,并为他们带上了门。


“B…Céline女士,我…” 金钟仁想要说自己理解,却看见她比了个“嘘”的手势。


“把门锁上,” 她用口型说道,待金钟仁疑惑着照做之后,又挥挥手,示意他搬个凳子来,坐在自己身边。


他们面向窗户,午后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外人无法通过门或是窗上的倒映窥探到屋内。


“孩子,我为这突如其来的通报道歉,” 老人在沉默片刻后终于开腔,“但我有预感,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金钟仁惊讶地望着老人看起来甚至有些愉悦的脸,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的声音少了往日的慈祥温和,语调冷静得仿若一个没有灵魂的仿生人。

            



回到宿舍时金钟仁甚至没注意到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吴世勋,他直直走进卧房并锁上了门,然后摊开手掌,望着微微颤抖的手心上那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地铁储物柜钥匙,以及一张小小的字条。


【这把钥匙,以及它能够引领你开启的一切,都将属于你。】字条上华丽的字迹神秘得像是在描述阿拉丁神灯。


低头看着这把钥匙,金钟仁嘴角勉强扯起一个弧度。


说不定还真能带他去沙漠之都寻找宝藏,毕竟老人在交给他钥匙的时候甚至需要故意忽然站起身然后跌倒,趁金钟仁在扶住她的空档将钥匙悄无声息地放在他的手中。


混沌的大脑将他带回到了不久前才离开的那个洒满柔和阳光却像是没有温度的病房。



在隐秘地交付钥匙后老人好像又回到了日常的样子。她开始念叨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比如说最近有一位英俊的病友居然说她的指甲油颜色太恶心了让她感到特别伤心。


“可是他那个印度小男友却是一等一的甜心,这样的家伙何德何能…”


“也许那位先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 虽然对话题的转换感到莫名其妙,金钟仁还是把话接了下去。


“不敢相信,你知道吗!Gustav那家伙居然到现在没带Zero参观过曼哈顿,别说是中央公园和时代广场了,就连他去Grand Central*接Zero的那天都急匆匆地把人塞进车里就走!”老人不可置信地嗔怪道,“可怜的孩子,连纽约市内第一个迎接他的建筑物都没看清楚!真不明白这个英国人有什么值得他对他那么好!想当年我老伴儿…”


接着老人开始讲起自己的丈夫是怎样一位幽默风趣的伦敦绅士,然后又喋喋不休起其他不着边际的话,一瞬间她又是那个有些古怪却又歇斯底里得可爱的Becca奶奶了,方才的一切显得像不过是金钟仁的幻觉而已。



“记住,一定要小心。” 


然而这一切都是真的,临别时老人拥抱他时,悄悄在他耳畔低语,然后轻轻用脸贴了贴他的面颊,冰冷的触觉竟令金钟仁莫名有些哀伤。



低头看着手里的钥匙,他有气无力地抵着房门,眉头紧锁。



老人松开怀抱时总算给了他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微笑,可金钟仁分明看见了她大而明亮的双眼中的点点泪光。

     


“抱歉,我的孩子,” 她轻轻为金钟仁拨开额前掉下来的都一缕头发,“谢谢你。” 


金钟仁保证自己会抽空回来看他,并且承诺只要她愿意,他会随时回来照顾她。


可他没想到自己的话居然令她红了眼眶,一种无比欣喜却又满含歉意的表情同时呈现在她布满皱褶的脸上。

            


接着,深邃的皱纹纷纷舒展开,却没有形成预期中慈祥的微笑 ——

           


“Goodbye, old friend.” 她朝他挥挥手,空洞地呢喃道。


抬起手回以致意的那一刻,金钟仁心下忽然一凛,


—— 那是一种深深的绝望。


           

不可阻挡的哀伤骤然弥漫上胸口,金钟仁忽然也有了那种预感,


这也许真的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 Grand Central Station 纽约市最大中转站


本章代入了布达佩斯大饭店人物及部分剧情以致敬(老太太的指甲油)


评论
热度 ( 4 )

© KNTB | Powered by LOFTER